我忘了一個成員
海陸偉…可能是因為他不常在家的關係 所以我直覺性的跳過這個人 完全沒有感到任何的不妥  如果看到這篇文章 請趕快回家 因為再不回來 我都快認不得了

回到正題
回家  … 一條漫長的路
一直到現在我算是回家了 不過 我的處境仍像是在門口觀望  只要苗頭不對 可以第一個落跑  雖然話這麼說  但我覺得逃到美國的那隻小孩 做的比我更徹底  實際上 他才是站在門檻上的人 而我 大概還是在玄關晃蕩吧!  回家的路 真的很長  是我逃的時候 時速太快 沒注意到跑了多遠?  還是回家的路上太多障礙  讓我有家歸不得?  我在回家的路上經歷了許多  思考了許多  漫步在回程的路上  反而不確定回家是不是件好事  也許就像刺蝟甲說的一樣  當開始有磨擦有不滿的時候  回頭想想一定是自己也有問題  可能在我的個性上有著我無法變更的缺陷  也許這些缺陷在別人眼裡十分顯著而卻只有我還沒發現  於是漸漸的  離開是種必然  一份因個性促成所屬的必然 

HOWEVER ....... 我回來了
不管我想了哪些  體認了哪些  如同我先前所說  我無法割捨下這個家  這個家裡有太多的歡笑  雖然也有不少的爭執  仍是少有可以容身的地方  這次的出走讓我在歸程的途中  體認到不少  也讓我猶豫該以什麼身份回家  是家人還是常客?  無論如何  我回來了  回到這個地方  就算是回來已經找不到自己的房間  也可以在客廳待著  不過  我似乎還是沒有力氣再往玄關的更深處走進  會不會 最後在玄關處擠滿了人  大家卻都對這個家戀戀不捨  沒有人願意打開門離開   也沒有人有如同當初那樣冒失般的勇氣  理所當然的往家裡走去  進退維谷的卡在每個人的入口

到底還是漸行漸遠
是大家都長大了 各自有了不同的重心  所以漸漸的陌生 漸漸的少了交集  還是  這個家本身就是個有著華麗外表的城堡 卻禁不起風吹雨打 慢慢從內牆斑駁  曾經是多麼的美麗  少了共同努力的目標和生活圈  彼此的距離竟是以光速拉扯  當開始害怕對方是不是在生氣  當開始害怕是不是傷害了別人  關係也在緊張中瓦解  我不懂怎麼回到過去的情景  只希望十年後 這個家還在  如同當初年少堅信的  一切不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lete 的頭像
delete

。斷紙餘墨。

dele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