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了三個月後 我回到了高雄  這次和大家聚在一起  像大學一樣沒有森嚴的門禁  可以在外面溜躂到天亮  又勾起了我大學的回憶  想想上班的生活 又開始難過  一直到要上車的時候 感覺又更加的鮮明  真的非常不願意回家  四年的大學生活太短暫 太燦爛  耀眼的讓我割捨不下…

雖然說 人都該向前走 我也被傳統的約束規範著  不斷的被推著向前  無論我是多麼的無奈  始終無法停下來挽留過去  讓寂寥和回憶填滿生活  習慣漸漸麻痺一切  用世俗的眼光說服自己這是成長必經之路  在我能短暫的回到過去後  卻無法面對現實的生活  滿溢的回憶讓我更加對無奈的生活感到倦怠

是不是沒有辦法回到過去 也沒有辦法改變未來  狹隘的生活圈是謀殺生命的兇手  不斷的安排下班的生活  把滿滿的行程塞進空檔裡  為了擴展我的生活圈 也為了讓生命有些值得續存的理由  工作只是讓家人感到安心  扶養的小孩能在大眾的規範內生活  過著別人眼中的正常  工作 結婚 生育 年邁 最後當然也避不過與世長辭   除了年邁及與世長辭我無法變更   我可不可以沒有一份正職 不斷的四處流浪 ?   我可不可以不結婚  但能離開家? 我可不可以不結婚 但是擁有自己的小孩? 或是我可不可以不結婚 但領養一個小孩和我作伴?  
不行…不行…不行…  這是家裡給我的唯一答案  或許是長年相處的默契  我聰明的沒把這些事問出口  但僅是試探 就讓我被叨唸許久  

生命在咆哮著  而我卻只能壓抑  順從未曾被真實的我接納的人  依循他們的期盼 走著他們想要我走的路  在他們框住的天空裡飛翔  其實 我不是我  從未被發現  

被遺忘的真實  看不到但他依舊存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lete 的頭像
delete

。斷紙餘墨。

dele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