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舅舅--也是我的乾爹,七年前的今天過逝了,今天特地起了個大早,跟著外公、乾爹一家人及部分親友到乾爹的墳前上香,外公及親友老早就搬到天母,原訂計畫是我五點搭公車上天母和他們會合,然後一起出發,但恰好二表哥和我住得近,三表哥來接送時剛好能搭上順風車。

話說大表哥、二表哥及三表哥,都是乾爹的兒子,理當與我比較熟,可是事實不然,因為年紀差的遠,最小的三表哥和我差了八歲,二表哥因為種種原因,一年大約只見得到他兩、三次,這一家人我可以說是真的非常不熟,搭上他們的車無論輩份或熟稔度,都不是我可以隨便搭話的。

等接到二表哥的小孩後,一行人朝著目的地--龍巖--出發,三表哥開車令我嘆為觀止,讓我親身體驗到俠盜獵車手和瘋狂計程車的remix版,大概差別在驚險超車的時候我不會給小費而已…,在這樣的情況下,怎麼開車都沒我說話的份,那就安~心~上~…不對!那就只好睡了,只不過怎麼有種在採礦列車上睡著的感覺。

龍巖的確將墓園規劃的不錯,沒有傳統墓園可怕的陰森感,視野和綠地保留極佳,當我們上香時,外公看了看墓園的四周,說了七年來每次會說的話,一肩扛起大家庭的老人家,心酸和脆弱也只有這個時候才稍稍看出些端倪吧!七年的時間其實沖淡了不少感覺,白髮人送黑髮人算是種悲劇,一直到現在都還能記得外公當時強忍的哀傷說:「如果我撐不下去了,誰來撐著你外婆」,就是這份堅持守著這個家一輩子,也守著外婆一輩子。

離開了墓園,外公喜歡一大群人吃飯的感覺,所以就帶著三台車的人跑去他喜歡的麵攤,這大概也是我第一次在麵攤吃的像辦桌一樣!一群人分兩桌坐,一人一碗麵,每桌上都堆了近十樣菜,太扯了,應該沒這麼餓吧!反正外公喜歡把大家餵的飽飽的,外公其實很有趣,明明自己吃的不多,就是愛一群人陪他一起吃飯,無論是什麼東西都好,就連晚上一群孩子住在外公家,外公都會抓著他們去買宵夜,五百塊的鹹酥雞、五百塊的東山鴨頭外加麵線、生煎包…等,不由得讓人多說一句,外公,你這樣真的太誇張了。

創作者介紹

。斷紙餘墨。

dele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