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應該是要冬天了!

 



我換起長袖等待冬天的寒冷,記憶裡的台北冬天很冷沒有雪,濕答答的雨常常下的傾盆,毫不留情的濺濕褲管及長靴;近日的冬天不盡責,下了數日雨,卻不見氣溫往下多掉幾度,夜裡仍要開著電扇才能安穩入眠,虧我準備好的長袖卻無用武之地。

我喜歡冬天,比夏天更甚幾分,隨時可以呵出霧氣的寒冷,陽明山上喝一碗暖暖的地瓜薑湯的滿足,打顫的手握著斟滿熱茶的馬克杯取暖,貪戀偶爾露臉的日光懶懶的趴在透光的落地窗前,對著反射的光影畫圈圈,但是最近的冬天很遜!

伯爵特調茶、巧克力茶、玫瑰伯爵茶,一罐罐的等著冬天的到來,買新茶的雀躍,終究等不到結冰的空氣,只好和著略嫌悶熱的潮濕,爬上期待已久的味蕾,果然沒有冬天來的好喝,沏好的茶只斟了一杯,就這麼放著隔夜,澀了、倒了。再說一下,今年的冬天很遲,很遜!

到不是說寒冷的氣溫能讓茶葉起什麼變化,這就像是一種制約,沒有了限制就體會不到一碗地瓜湯給人的滿足,少了顫抖的手,怎能感受一杯熱茶的幸福,有限制才會得到快樂。

是的!又到了喝茶的季節,只是為什麼今年的冬天這麼遲,真的很遜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lete 的頭像
delete

。斷紙餘墨。

dele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