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星期日 我起了個大早 頂著刺骨的寒風外出  陰陰的天 沒有落下任何一滴雨水  一切都靜靜的

七點多時我已經出門了 前往我從來沒有接觸過的地方 第一殯儀館  參加我姑姑的葬禮  姑姑他生前身體上大大小小的病痛從沒斷過  常常需要洗腎 糖尿病讓他無法行走  最後連話都說不清楚

dele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